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袁世凯退了,征兵先选将,能说清政府容忍么

袁世凯退了,征兵先选将,能说清政府容忍么

发布时间:2020-01-14 23:17作者:小狐

清政府容忍过么?从来没有,除非没办法。湘军、淮军都是私军性质,基本养军资源也都是于清政府,您可以简单的理解为清政府已经习惯了,反正过河拆桥用完就扔呗,让汉臣长期拥有常备军力那是不被允许的,湘军没了,慈禧好安心,如果不是僧格林沁死的早,淮军也保不住。

从三藩到岳钟琪再到曾国藩、李鸿章、袁世凯谁也没能逃开清廷的忌惮,真以为咸丰真爱用曾国藩呀,那是肃顺的功劳,和咸丰没关系。真以为康雍乾爱用岳钟琪呀,满洲亲贵但凡有一人可用,岳钟琪连个泡都冒不出来。

袁世凯退了,征兵先选将,能说清政府容忍么(图1)

袁世凯初时受李鸿章等人保举才有了些许权利,在当时,满清政府同样急于变法续命,所谓的维新派和守旧派、保皇党等等说法其实是政治对立下相对的说法,无论什么“派别”都知道再不变法革新,大清就完蛋了,只不过如何变法、变法程度、政治方面获益多少等这些问题无法妥善解决造成了派系势力斗争而已。

真正的维新必然会带动政治洗牌,无论架构如何改变,如果身居高位的还是那些人,那也不过就是给老衙门换了新名字而已,真变革则满清贵胄无法容忍,比如内阁,袁世凯的小九九是奕劻任大臣,自己则是副大臣,但是铁良肯定不是这么想的。

如果铁良想争副大臣那是手拿把攥毫无悬念的,但代价是他要牺牲自己掌握的财政大权,他肯定不甘心,他还是想继续军政兵财一把抓,这点也被宗室们所认同,所以后续才出炉了皇族内阁,为天下人所耻笑,都这年月了还能骗谁,是续命还是要命昭然若揭,人心顿时散了。

为什么袁世凯不在意这些呢?这就是本文的主题所在了,北洋六镇,无论袁世凯在与不在都是他的嫡系势力所在,而铁良等人不行,袁世凯退了,他们也支使不动,但凡有辄,载沣能卸任回家抱孩子去么,他的能力是有些问题,但作为当事人,他比咱们这些人更加了解当时的态势。

袁世凯退了,征兵先选将,能说清政府容忍么(图2)

袁世凯&好大一盘棋

袁世凯左右逢源的本事,无人能及,人脉底子超厚,除了吏部和理藩院没有必要以外,其他各部都安插了袁世凯的嫡系无数,儿子袁克定也进了农工商部。

慈禧也念着袁世凯的好处,从小处说,慈禧的弟弟桂祥干什么都行,就是正事不行,但花钱却是把好手,搞到最后不单慈禧懒得管,就连桂祥的亲闺女隆裕也没法管了,钱花的太邪乎了,袁世凯多聪明,直接向慈禧申请,把“崇文门”的肥差给了桂祥,虽然贪污方面与诸如河道总督或者漕运总督没法比,但是养几百没问题了,就这样桂祥才能打造出一整套新宅子,虽然完工转天就全烧没了吧,好在曾经拥有,穷命,没办法,但这份心意,慈禧记得。

慈禧西狩,袁世凯时任山东巡抚,慈禧一路拼命逃,袁世凯一路追着给,后面追着给钱,前前后后袁世凯截流40万两白银,源源不断的供着慈禧的花销,几大晋商是如何孝敬慈禧的,我写过相应的文章,他们都在慈禧回归北京后得到了或名或利的好处,沿途出力的官员,均有升迁,而袁世凯的好处,慈禧能忘得了么,一路上就没断过钱,没完没了的刷存在感。

慈禧还没回京袁世凯就是直隶总督了,为了慈禧的旅途愉快,加紧赶工铁路,火车上还破天荒的为慈禧加建了厕所,每30里就加设驿站,吃喝休息一应俱全,慈禧回了北京,封袁世凯太子少保,赐黄马褂,紫禁城骑马。

即便慈禧安稳以后,袁世凯也是孝敬不断,慈禧能不知道他是贪污来的?根本不管。还有一点,慈禧非常看重,袁世凯是“忠心耿耿”的人才,对大清忠心,而且后期洋人最看重的也是袁世凯,其他人不行。

袁世凯退了,征兵先选将,能说清政府容忍么(图3)

奕劻

乾隆十七子永璘大家知道吧,自言:即便下雨天每一滴雨水都是皇位,那都砸不到我头上,最大的理想就是住和珅的宅子,结果就是和珅被颙琰搞定后,真的分了靠西一半给永璘,另一半还是丰绅殷德和固伦和孝公主居住。

奕劻就是永璘这一脉传承,这种宗室疏族多了去了,宁可相信慈禧单挑十一国胜了,也不敢相信奕劻能当上铁帽子王,但现实就是这般无奈,至于原因,无外亲近。

类似端方、那桐这些人,能力都比庆王强,为啥他受重用呢,穷怕了,能捞钱,包括慈禧身边的大红人们一致奕劻,奕劻也是稳如泰山,大家光知道进奕劻家连门房都得给钱,其实奕劻不贪污活得了么,他去宫里那些宫女侍卫哪个不要钱,别说奕劻,就是他爷爷永璘来了少一毛也不行,李莲英那里奕劻也没少打点,这事慈禧都知道,赏大臣听戏的时候大臣们少了侍应们的小费,慈禧是会甩脸的,而奕劻高价养熟了宫里这些人,慈禧能对他差得了么,而且奕劻和袁世凯的路数一样,都是拼命送衣服,没有便宜货,都是嵌满了各色宝石。

扶立起弟弟桂祥,慈禧没有那惊天的本领,但是关系还是可以利用的,桂祥和奕劻关系好,当初慈禧刚进宫,桂祥的家属都是奕劻写的,那是的奕劻正处在落魄期,慈禧喜欢奕劻的字,看着漂亮,而且桂祥和奕劻关系好,后来做了儿女亲家,属于慈禧系重点培养范畴,桂祥是没戏了,但是桂祥的亲家还是可以攥拔的。

袁世凯退了,征兵先选将,能说清政府容忍么(图4)

奕劻是紧跟领导节奏,指哪儿打哪儿,未慈禧马首是瞻,坚决不跳槽,坚决不换队,论荣宠荣禄都得靠边,慈禧一路向西,奕劻是陪同人之一。

拉回到袁世凯,袁世凯告密有很多证据导向,并无定论,袁世凯得知慈禧训政后为自保告密只是其中一种,其实还有一种就是袁世凯在北京法华寺期间和回到天津后都曾告密,也就是两次告密获取政治,在北京他的告密对象就是奕劻,我们无法忽视袁世凯和奕劻同穿一条裤腿的亲密关系。

奕劻初入军机处,尚未赴任,袁世凯十万两银票就到了,“月有月规,节有节规,年有年规。”只要能靠上这棵大树,袁世凯直接和奕劻的长子载振结拜为兄弟,奕劻家的婚丧嫁娶、孩子满月,袁世凯没有一次不出钱的,出钱没有不过万的。

奕劻的权利越来越大,和袁世凯也走得越来越近,其中当然有钱的原因,不过也包含袁世凯个人能力的因素,这点毋庸置疑,他俩的政治同盟关系是绝对牢固坚不可摧的,有奕劻在,袁世凯的好处能少么。

袁世凯退了,征兵先选将,能说清政府容忍么(图5)

军队的控制

辛丑条约签订后,清廷也不好受,所以发布谕旨指出前军制下的兵勇无能,沦为大烟炮集团军,可是武备学堂虽期培养出来人才无数,但人才不是泥坯好歹捏捏就出来了,需要长期的专业素质培养,而在当时而言,时不我待,所以有必要训练新军,征兵先选将,这无异赐予袁世凯一路坦途。

自1895年北洋新军在小站编练之初,袁世凯就已经开始有意识的着手打造“私军”势力,比如书段祺瑞、冯国璋、曹锟、王士珍、张勋等等,包括绑架黄金荣的卢筱嘉,也在其中,也就是卢永祥,他们都是小站编练初期成为袁世凯臂助的,袁氏小站集团就此开张,可以说北洋六镇的几乎所有军官都是袁世凯一手提拔的。

徐世昌,袁世凯的自身幕僚,袁世凯的复出徐世昌也是坚决站在奕劻一方坚决支持的,进士出身,翰林编修,冷板凳十年,郁郁寡欢,如果不是袁世凯“借用”徐世昌一辈子就这么完了。

段祺瑞,对德国兵制了如指掌,始终受袁重用,进了家门还得叫袁世凯一生岳父,那关系能差么,绝对的铁瓷,乖女婿一个。

冯国璋,打光棍一段时间了,虽然没有嫁女,但是袁世凯把自家的女家教介绍给冯国璋续弦。

袁世凯退了,征兵先选将,能说清政府容忍么(图6)

士兵方面

为了提高军队整体素质,袁世凯建立随营武备学堂,也就是小站内部军校,对有上进心的军官、士兵,他自讨腰包建立奖学金,考的好就发,不用打报告,直接给钱,教学的都是德官,这教学师资,新军上下没有不眼馋的,而且还有出过留学的机会,即便不是最拔尖的那几十人,只要好好学,都是候补军官的位子。

选军官袁世凯也从各地武备学堂挑选,但是士兵,袁世凯绝不用老兵油子,他可不缺烟炮部队,新人的好处就是可塑性强,感恩心强,一张白纸任你涂抹。

袁世凯每以忠孝自居,他培养士兵也是这路数,虽然是新军+新式武器,但是思想一定要陈旧,他有意识的利用实际行动外加宣传灌输给士兵这样一种观念,袁宫保是衣食父母,我们甘心为他卖命;只知袁宫保,不知大清朝。

士兵们为何有这种思想呢?以前的体制下,士兵的饷银经常被军官贪污,迟发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可是袁世凯不惯这毛病,他要求士兵直接领饷,派专人,有时候还亲自到场,必须按照名册一分不少的发到每一个士兵手里。

袁世凯退了,征兵先选将,能说清政府容忍么(图7)

新军成员在部队三年,享受三个月的带薪假,别管是因病还是因伤都是部队上管医药,不扣钱,病死的给丧葬费,士兵阵亡,其家属可以得到两年的饷银,这都是旧军不敢奢望的。

上文讲过军官体系的建设,这就形成了以袁世凯为核心的新军力量,他的洗脑工程进行的非常顺畅。

如果没有奕劻,袁世凯会被拔枪在手的载沣打死在会议当场,如果没有段祺瑞拼死从保定赶到北京没完没了的放空炮威胁,袁项城只能发丧被人抬着离开北京,没有奕劻的主持,没有徐世昌和各部袁世凯嫡系官员的支持,袁世凯不会顺利回归,如果没有段祺瑞和各军镇的支持隆裕太后也不会如此快速的代替溥仪发布退位诏书。

汉臣的最终下场,历历在目,袁世凯学习不咋地,但前车之鉴不得不防,他打造私军的行为确有野心,但同时也是自保,咱们可以回头一观,如果袁世凯没有培植自有势力,他早就被宗室整死了。

袁世凯退了,征兵先选将,能说清政府容忍么(图8)

清政府的容忍?

从来没有过什么容忍。在新军建立之初,宗室觉罗们就没安生过,像极了康雍乾时期的亲贵们,自己不能打,还不能汉臣领兵权,袁世凯几次上书要求削减自己的职务,就是不想给人位高权重的印象,好让自己安心在小站搞发展,一开始清廷不但不准,还给袁世凯打气加油,鼓励他好好干。

可是雍正帝顶不住宗室势力,慈禧也顶不住,后来逐渐削职成了常态,更是明升暗降的把袁世凯调往北京,表面上是升职,其实就是让袁世凯离开军队体制,还不放心咋办,段祺瑞被打发到保定驻防。

这种打压比较温柔的,载沣的手段基本上就是奔着要命来的,能说清政府容忍么,过程就是初期放心,袁世凯也是后起之秀中的红人,有本事,有能力,有人脉,而且日常操练也好,全国演军也罢,袁世凯的能力是没有任何不信服的,一改传统军队的颓废态势。

袁世凯退了,征兵先选将,能说清政府容忍么(图9)

后期虽然袁世凯做足了假象,又是要削职,又是推荐铁良,无非就是想打消清廷高层和宗室觉罗的怀疑,他还不想死,但还是不能解决问题,所以他升了官,丧失了兵权。

别说军权,就是袁世凯这个人都不被亲贵接纳,直接被开缺回家,回家后的袁世凯一直在拍照,从未得清闲,为的就是做样子给清廷看,我很规矩呦,我安心养老了呦,我没野心呦,为什么?保命。

载沣等贵胄完全没有想到袁世凯在新军扎根这么深,谁说都不好使,怎么调怎么费劲,这时候才发现部队完全就是袁世凯的私军,真打起来,即便是满洲兵的第一军镇都未必能控制,其他的就想都不要想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袁世凯

袁世凯(1859年—1916年),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北洋军阀领袖。字慰亭(又作慰廷),号容庵、洗心亭主人,汉族,河南项城人,故人称“袁项城”。袁世凯早年发迹于朝鲜,归国后在天津小站训练新军。清末新政期间积极推动近代化改革。辛亥革命期间逼清帝溥仪退位,以和平的方式推翻清朝,成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1913年镇压二次革命,同年当选为首任中华民国大总统,1914年颁布《中华民国约法》,1915年12月宣布自称皇帝,改国号为中华帝国,建元洪宪,史称“洪宪帝制”。此举遭到各方反对,引发护国运动,袁世凯不得不在做了83天皇帝之后宣布取消帝制。1916年6月6日因尿毒症不治而亡,归葬于河南安阳。袁世凯的荣辱功过各有评说,有人说他是“独夫民贼”、“窃国大盗”,也有人认为他对中国的近代化做出贡献,是真正的改革家。总之,袁世凯是中国近代史上最具争议的人物之一。

网友评论

相关推荐
更多精彩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