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历史
品史
朱超范渔浦赓兴

朱超范渔浦赓兴

发布时间:2020-09-24 17:44作者:小狐

朱超范渔浦赓兴(图1)

朱超范渔浦赓兴(图2)

朱超范渔浦赓兴(图3)

古渡几时天下知,唐人绝唱浙东时。

舟驮牛埭冲寒早,心漾西江得句迟。

往昔风流皆入梦,而今逸趣肯题诗。

春来柳向堤沿绿,可唤勾芒玉笛吹。

此地风光值胜游,曾经宵济谢公留。

吴山秀色千寻缀,越水烟波一钓舟。

梦笔文通穷尔雅,谈经玄度寄乡愁。

因思往事真堪恋,欲意高吟上塔楼。

渔潭胜景九垓开,谢客诗魂手自栽。

词赋清眸悬竹帛,江潮入耳走奔雷。

香山不驾扁舟去,玉局常随明月来。

唐宋长留文脉在,风骚谁领上天台。

三江气象四时新,景色无人画得真。

恐是烟光隐轩鹤,亦疑云影匿施颦。

清闲狂客无非酒,逸趣谪仙堪泣麟。

幸有宏才擎翰墨,何愁落笔不传神。

(五)

欲采桐江竹一支,把竿好钓富春鲥。

剡溪渚上灵槎泛,天姥崖旁明月垂。

当步仙台呼海岳,犹攀雁荡涉湫湄。

浙东诗路烟霞织,漁浦谁吟子建诗。

鹤唳杨岐阙下闻,霞蒸渔浦透絪缊。

夫差旧迹随流水,句践英名附岫云。

西向高瞻严子濑,东临低咏谢公文。

山川雅致谁为主,处处风骚岂可分。

渔潭诗事用心催,谁展毫端弄逸才。

欲借烟霞缀严濑,更铺锦绣接天台。

豪情迥出寰中去,正气回归笔底来。

飞鹤抟风停不得,凌虚碧宇莫徘徊。

醉吟何以被情牵,枉读陶公归去篇。

共伴渔樵扶后辈,同随猿鹤仰先贤。

山青风暖鸟声碎,潭碧日高春色緜。

唯有清幽会心静,无须远望上高巅。

曾将玉帛息戈矛,顿减东南百载忧。

治水修塘赞张夏,安民保境颂钱镠。

湘湖啼鸟迷人醉,渔浦江花引客讴。

今日当期展诗路,文章可以竞风流。

谢公咏处韵犹闻,故友相看白发新。

无意难为支遁伴,有心好作右军邻。

日晴山水勾留客,云暖歌吟激励人。

千古风骚谁可继,大悲阁上谒灵均。

朱超范渔浦赓兴(图4)

十一

涉江不必问钧陶,纶钓鲥鱼莫遁逃。

碧水每临渔浦漫,白云时绕定山高。

自从宋韵承天眷,更用唐文续楚骚。

长作清风明月伴,不胜绮景是胥涛。

(十二)

我家世住前溪口,渔浦灵槎柳下过。

村畔潭清明月漾,岩边涧静白云多。

午迟步岭锄青笋,晨起开门踏绿莎。

笑咏壶觞更愚僻,孰堪回首望烟波。

十三

渔浦今来祭古贤,清明礼数欠周全。

长怀屈杜为寒食,揖拜白苏无纸钱。

花少花多只飞蝶,春来春去可啼鹃。

吟中把酒因风雨,泪滴堪难落九泉。

(十四)

留恋渔川总倚窗,莺啼绿柳启新腔。

当凭风去舟驰海,何怕潮来雪卷江。

渔浦烟光天下绝,钱塘骇浪世无双。

今来屈指家珍数,能不教人爱此邦。

(十五)

景驻三春眼望赊,风流四处足堪夸。

伯符一战吴基定,狂客两诗唐律嘉。

邦假声名垂竹简,浦凭骚雅泛江花。

此间秀色真须恋,莫笑张郎漫忆家。

(十六)

史载祖龙曾架桥,御銮欲踏浙江涛。

驱山士卒列千柱,填海天吴驾六鳌。

已祭禹陵镌简早,复登秦望勒碑高。

空留范浦沧浪叹,枉把乾坤大铎操。

十七

明月高悬念在兹,苍烟欲染古松枝。

乌篷隐约傍西子,黄竹依稀隔范蠡。

又到耶溪春水慢,便临秦望夕阳迟。

风流总会传千古,不必江头立永祠。

十八

莫叹夫差先困越,何嗟勾践后吞吴。

乌鸢只向轻风落,白马偏从巨浪趋。

长使烟光偕落照,好留渔浦句中娱。

十九

正声三百古今同,孝义之乡教化通。

皆说宋唐留雅韵,犹言魏晋有遗风。

鹤飞曾到云霞际,猿啸应临岫峡中。

骚客欲归渔浦宿,一江碧水去无穷。

二十

松茂篁深好借扶,豁眸唯见碧流趋。

湘湖霞影幽闲兴,鱼浦波光潋滟敷。

不必华词依赵宋,何须盛世效唐虞。

欲怜方外思贪憩,可莅江头仙一区。

朱超范渔浦赓兴(图5)

二十一

欲效诗乡汗马劳,清吟怎奈醉香醪。

文通梦笔凝空远,玄度谈禅压宇高。

但使今身添羽翼,好将古韵作风骚。

飞翰可以驰苍昊,向鹤如何借一毛。

二十二

为何骚客最能文,笔砚随身白首勤。

梅放犹吹三弄笛,涛惊惯卷半江云。

飞驰松鹤情多惬,鸣啭柳莺人共闻。

如得风流镌籀字,当邀大匠付云斤。

二十三

此地洪荒十别奇,江涛浩荡引追思。

曾传舜帝渔耕处,犹勒禹王疏治碑。

难改城山埋旧迹,恰存潘水启新澌。

汗青若问凭谁写,清澈渔潭可入诗。

二十四

欲将风雨付苍黄,此处曾经是。

旌旆横斜依浦渚,鼓鼙断续入悲凉。

吴山霭落千寻出,越水帆张百面扬。

见说如今尊谢客,灵均有梦托钱塘。

二十五

越王台榭野无遗,渚上棹歌长笛吹。

文种伐吴存九术,伍员浮海逐鸱夷。

英雄有泪衣巾湿,历史无情鼓角悲。

莫怪陶朱黄竹隐,扁舟一叶匿西施。

二十六渔浦烟光

烹鱼烧竹恐全非,已醉诗心扶不归。

日落烟光何寂寂,月升渚色也依依。

春临骚客同时泊,秋至霜鸿一样飞。

芦外有仙三弄笛,蓬莱欲识可忘机。

二十七杨歧钟声

宝钟世纪镇南邦,面向云林独倚江。

访寺当询玄度偈,游湖堪泛子猷艭。

杨歧藩国族当发,法相旃檀磬渐庞。

浩渺烟波何处觅,妙高楼上一凭窗。

二十八寺坞云岭

湖外长江总久睽,雄鹅鼻下鹤孤栖。

青云闲踏天宫近,沧海盈眸旭日低。

如入深林寻虎迹,可临幽洞听猿啼。

心期夜梦谪仙到,椽笔高挥妙句题。

二十九黄垄碧涛

知君有意把渔竿,镜里蓬瀛可共看。

仰望苍峰堪耸峻,低临青石沐波澜。

喷空岩溜春时雨,碍日林萝夏季寒。

绮景谁吟才更适,雄词必至彩毫端。

三十横塘牛埭

缘自碧波能放舟,横塘古埭证沉浮。

相传青石南朝垒,犹记金堤宋代修。

几世功名怜白马,千年诗路羡青牛。

曾邀笔墨风骚客,弄笛狂歌作醉游。

朱超范渔浦赓兴(图6)

朱超范渔浦赓兴(图7)

三十一老街记忆

十三里弄伴横街,曾是钱江旧水涯。

还有渔船尚停泊,残留青石未全埋。

却问苍葭何处溯,山川重秀入诗怀。

三十二罗峰晨光

傅家山上倩谁扶,散步登高意可愉。

天目西来青岭接,钱江东去碧波趋。

云帆远没入苍莽,林鸟微鸣向翠蒲。

犹有峰巅宋时寺,凭栏远眺片云孤。

三十三凤仪桥韵

水云一片自隋朝,古埠荒烟肯寂寥。

有凤来仪驰范浦,驻狮守望冷秋霄。

老塘筑路仍风雨,新坝通渠忆海潮。

夜梦悠悠堪眷恋,长留此处石栏桥。

三十四红色昇光

何家桥下碧波驰,斑驳墙门似旧时。

前驱曾铸复兴志,后辈当擎圆梦旗。

今向东君借风力,江头再写谪仙诗。

三十五新坝牌坊

未必承恩山会青,只缘矢节可铭旌。

母贤昔表千重意,子孝今留一片情。

许是雕龙传圣旨,便当刻凤耸轩楹。

临江已得丹霞句,即仰牌坊咏大贞。

三十六诗词流光

缕缕喷泉出凤池,风流只合上林宜。

直缘骚客声声咏,却被游人步步随。

魏晋当时修靖节,宋唐昔日见清规。

如今此事添元化,意欲中华百世垂。

三十七

眼界无穷意自宽,夭妍景色更堪看。

持杯醉倒三江浪,欹枕愁吟七里滩。

意欲扁舟游建德,更思溯水泊新安。

若缘得句须孤峭,要下工夫到笔端。

三十八

物外恐无如此词,风流及宋叹当时。

新安坞内鸡鸣早,五国城头月落迟。

南渡君王不知媿,北征将士总堪悲。

戚家山下庙堂事,一望江湖有所思。

(三十九)

许是飞翰信自由,渔潭碧水驻扁舟。

欲思朝发三江口,便可宵登八咏楼。

有道超然当为梦,应该豁达即无愁。

而今属意偕诗酒,何惧风霜染白头。

四十

境静渔潭兴自奇,波生潋滟启新诗。

把尊狂客数巡酒,欲赋文通无限辞。

岂奈名清动鼙鼓,怎堪发白举吟旗。

飞槎若载谢公到,可向钱塘梦所思。

四十一

而今迈步向山阿,因有清思寄薜萝。

松岭徘徊缑氏鹤,荷池游荡右军鹅。

曾经穑稼钟风雅,何必簪缨续世科。

耋耋骚人研铁砚,思将翰墨助滂沱。

四十二

从来雅事总参差,今报周围梦可期。

耸立东边禹王庙,高悬西面子陵祠。

宋犹玉局留鸿志,唐乃香山传大旗。

当信钱江通造化,云帆欲挂趁潮时。

四十三

残碑短碣没尘埃,眼底烟波野望开。

驱石昔传秦帝铎,敲诗今步越王台。

临江驻辇多清跸,沿海观潮少汉才。

千古兴亡谁可问,灵胥已化浪花回。

四十四

两鬓染霜方学机,庄骚遐振莫嫌迟。

潮升潮落应无暇,花谢花繁总有时。

莺啭残声犹局促,鹤盘远势恰攸宜。

排云可待东风起,意欲摩霄画角吹。

四十五

三吴何处寻佳句,吟对唐时古渡头。

日落云闲铺碧落,涛平风静见沙鸥。

一樽逸气江中酹,几度诗情醉里讴。

如得古今相比类,谢公有意可赓酬。

四十六

祖道乌鸢唱文种,素车银马伴灵胥。

浪花已启香山白,诗意先开玉局苏。

若问英雄何处有,江涛只认海门孤。

四十七

曾经古渡聚轻舟,一片波光对驿楼。

宵济谢公生逸兴,稽留狂客入风流。

满樽自劝栖心许,胜地为家宿意游。

碧水清泠启佳句,暮云烟树不堪忧。

四十八

昔题海气朝云姣,今咏烟光落日孤。

画里重看开古越,因来漫想拓全吴。

登高只觉丹霞迥,彼岸常闻化鹤呼。

四十九

垂杨袅袅清波绕,落日霞光接远川。

往昔无人识黄绢,而今有曲唱乌鸢。

风流自会千秋继,名利何须一日专。

堪笑愚夫起纷竞,不知彭泽赋归田。

朱超范渔浦赓兴(图8)

五十

从来雅正仰灵均,肯让忧心启后人。

怎奈笙歌讴霸主,何堪铁箭射忠臣。

嗟浮鸱革忧无极,咏着羊裘钓有纶。

数历沧桑经变局,欲消块垒借金樽。

五十一

一缕乡愁惹梦怜,老来始赋鹧鸪天。

嘉期恐及羲皇后,文藻谁论魏晋前。

寻觅蓬莱非避世,思开阊阖未参玄。

斜阳古埠依山醉,好写新诗揽客船。

五十二

今临渔浦作重游,日暮当登古驿楼。

云气犹含千里雨,涛声却带一江流。

不唯水阔沉寒雁,亦会天高解斗牛。

如到酒坊寻贺监,行觞可泛子猷舟。

五十三

暮色苍茫望古津,曾经舟楫往来频。

云山巧遇存乡梦,萍水相逢似故人。

伴月能驰千里路,随潮可洗九衢尘。

还因战守留残垒,骚客吟行别是春。

五十四

重游喜得片帆归,不说江头解缆迟。

铁箭扬声疑过雨,素车疾影正兼驰。

青山尚有钱王庙,白浪犹推伍相祠。

范浦古今风雅事,合当大写上朝诗。

五十五

范浦晴澜一苇航,清江叠嶂堕微茫。

伍君银马潮头雪,宋帝苍龙水面霜。

当年元白诗筒递,佳话遗留趣味长。

五十六

波光浩荡逐筠篙,十里平沙官渡劳。

渔浦埠头舟唱晚,越王台上鹤鸣臯。

昔时汀渚千门柳,今日胥月涛。

霸气张扬销歇尽,只留幽雅入风骚。

五十七

潮驰古埠未全平,击岸横撞起啸声。

放眼堤遥江树小,仰头天阔碧云轻。

旅途劳碌奔千里,时节安排举一觥。

舟楫携将诗箧至,吟篇可以计乡程。

五十八

越山翠影沐沧浪,碧水东流带夕阳。

万象天低近渔浦,六鳌海阔入钱塘。

皆言风急潮痕白,还说深秋菊色黄。

更有佳肴供雅集,莼羹鲈脍泛壶觞。

五十九

夜泊谢公长倚窗,晨题纸背笔如杠。

风吹范浦波涛壮,月枕杨岐气势庞。

绝景曾经盈豁目,葆光从此绕心腔。

富春溯水还携酒,一路高吟诵此邦。

朱超范渔浦赓兴(图9)

六十

因是司晨晓自鸣,官船早渡旅人行。

直拦风雨惊涛止,斜截云霄北斗横。

朔雁南归应有意,钱江东去恐无情。

从来岁月难能老,惆怅烟波不计程。

六十一

江头古驿望灯舒,渔浦空涵万象虚。

稽岭横天仰神禹,浙潮漫海引灵胥。

但得秋风落桐叶,此生最恋是莼鲈。

六十二

曾经沿岸桂枝香,文脉千年壑泽藏。

今把吟旌扬学校,还将鼙鼓动村坊。

蜀山秋晚枫林醉,渔浦春初柳线长。

正欲覃思开万象,氤氲紫气漫诗乡。

六十三

思揖清芬读楚骚,吾俦意不在香醪。

欲攀越峤千峰顶,当踏渔潭百尺涛。

信是平沙滩易阔,会当夹岸树难高。

何人能解吴儿勇,奋立潮头气自豪。

六十四

山川形胜入篇章,碧水鱼潭不混茫。

孤鹤凌霄风凛凛,千岚竞秀色苍苍。

昔经劫运干戈逐,今至春芳荷芰香。

犹趁江涛当鼓楫,诗人雅聚且称觞。

六十五

吹梦清风上驿楼,琼栏好倚望杭州。

何言南度衣冠尽,不信北征鼙鼓休。

尚见乌鸢驰古埠,犹遗白马竞中流。

临安坐殿数朝帝,隐约笙歌恐见愁。

六十六

舟驰潋滟送飞鸿,首咏渔潭仗谢公。

好句清扬武林外,胥潮漫卷浙江东。

当教白傅崇坛坫,肯让苏髯倚凤桐。

欲使文章驭寰宇,三江圣地启骚风。

六十七

嗟逝韶华夜复晨,西山夕色可吟呻。

若能魏晋扬风骨,更使宋唐模爪鳞。

忧国少陵哀感久,放怀太白雅音淳。

彻悟洪荒寰宇小,文献翕臻何苦辛。

六十八

浮云苍狗问沧黄,枉叹行吟吊。

陇桂天香终未歇,文坛师座幸平康。

风骚纬地儒衣雅,日月经天朗色长。

倘使灵均迟抱石,移家可以住钱塘。

六十九

圆梦复兴凭壮猷,文光不老祐长留。

欲将故国斜晖系,乃幸骚人翰墨酬。

造句犹须扬正气,成篇更得入风流。

灵均俎豆飨廊庙,渔浦籀斯春与秋。

七十

萧然气象一番新,罗刹江头造化频。

湘浦赓伸杨魏旨,竹林又现阮嵇身。

诗都雅韵琴犹在,故国文章笔有神。

欲举鸥盟狂客领,骚人尽醉玉壶春。

朱超范渔浦赓兴(图10)

七十一西小江1

欲向山上行,朝辞牛埭放舟轻。

苎萝霞蔚红峰出,临浦沙干青草平。

逸气一腔偕梦逸,清风两袖使钱清。

前瞻秦望鼓帆近,沿岸莺啼孰计程。

七十二西小江2

桃花竹外问芳洲,江上烟波狎白鸥。

漕运曾经千里便,客程更许百槎浮。

临宵暂得随风静,入梦何堪免客愁。

古剡相通明日至,高吟莫使水空流。

七十三镜 湖1

古镜谁磨旷代新,缘由惠问昔时人。

千秋观里寻狂客,利济碑前仰马臻。

紫气氛氲长带雨,青山重叠始回春。

凌波已见无穷碧,一掬清淳可洗尘。

七十四镜 湖2

环峰晻霭漫烟莎,碧水无风自启波。

渚畔渔人收晚钓,湖中棹女采新荷。

清心不觉春光少,悦目更知芳意多。

霞带斜阳妆柳岸,犹听吟唱笛声和。

七十五兰亭1

湍濑清风别有神,山光竹影紫泥新。

流觞水曲澄波远,雅集情长翰墨伸。

褉事肇修书法梦,幽怀尽忆宦游人。

休言一纸斯文帖,笔下兰亭永驻春。

七十六兰亭2

欲付清思寄薛萝,兰亭车盖满山阿。

遥通曲水连银汉,近漾瑶池荡白鹅。

雅逸皆趋东浙遍,衣冠莫说会稽多。

长留魏晋风流在,可向昭陵啸与歌。

七十七若耶溪1

樵岘麻谭翠带长,耶溪水碧绕山流。

初闻莺语晴光至,犹落繁花春色收。

泛泛灵槎开晓谷,萋萋新草漫芳洲。

清歌且乐丰年景,夜听芦笳有酒不?

七十八若耶溪2

清溪万象豁胸襟,欸乃始闻方外音。

杜若风轻青鲤泛,桃花色重白鸥沉。

携来明月依波浪,驶去浮云知浅深。

欲采新荷与人语,船头可伴柳莺吟。

七十九秦望山1

绝顶危峰远望开,惊涛已向海门回。

云斤月斧高碑勒,凤辇龙车巨擘推。

无意登临扬逸兴,有心驻跸展雄才。

岚烟难锁天威意,俯视坤乾藐九陔。

八十秦望山2

奚谷交通常启雨,江湖迢递亦牵风。

青猿时倚龙头石,白鹤长栖凤尾松。

徐福何曾指仙路,醉颜犹伴落霞红。

朱超范渔浦赓兴(图11)

八十一沈园1

曾几登高吊夕阳,断云隔世两茫茫。

感怀旧事难圆梦,依恋悲情痛断肠。

孤鹤哀鸣声带远,残墙遗恨柳丝长。

墨痕斑剥何堪望,消瘦花容暗自伤。

八十二沈园2

千年绝唱泪痕新,菊枕遗香旷代珍。

射圃仍飞芳草蝶,鹊桥未见旧时人。

但求墙角梅花在,好使空中清气真。

断井颓垣今又寿,东风不恶沈园春。

八十三曹娥江1

黄绢摸阴迷古碑,深沉见底话襟期。

一江烟水乘潮阔,百里云山簇锦奇。

谢氏诗篇无不可,王家翰墨亦相持。

而今再拜灵娥庙,后代长留绝妙词。

八十四曹娥江2

浙东真乃乱涛波,忠义淹留神鬼多。

浮海从来生伍怒,沉江自古表曹娥。

毫挥兰渚谁堪记,志砺东山事若何。

欲挂云帆拟回首,鸣笳伐鼓接长歌。

八十五沃州

昔忆清溪一叶舟,曾经王谢作同游。

丹崖泉乱晴犹雨,青嶂松深夏亦秋。

山色平分云外出,林光一望眼中收。

兴乘雅趣看谁续,已许风骚恋沃州。

八十六沃洲山真君殿

铁马金戈故国情,庙堂端坐整冠缨。

山川禹甸三呼志,社稷赵家千古枰。

红日无心供共照,青天有眼辨分明。

民间如果翻皇历,环宇自然知姓名。

八十七剡溪1

何须水阔远天低,棹出耶溪入剡溪。

芳草萋萋野鸥没,青林寂寂峡猿啼。

莫向游人夸绝景,流霞落处唱黄鹂。

八十八剡溪2

河光岳色寸心倾,九曲剡溪诗卷呈。

浊水南来双漭合,清流北向一波平。

柳堤莺语隔枝闹,松径筠风盈袖迎。

愧我胸中无好句,难描此景胜蓬瀛。

八十九新昌大佛寺1

香烟万缕绕丛林,大佛壮观霄汉参。

果是灵氛沐岩壑,但瞻宝相仰幽阴。

云依竹暗当凝霭,风引松吟自带琴。

徒倚红尘圆夙梦,可临物外听清吟。

九十新昌大佛寺2

百里遥闻钟磬音,仰看菩萨耸云岑。

光临绝壁烟霞漫,法沐清空佛脉深。

时节悠思曾有梦,山林归隐岂无心。

徐行策杖循兰径,意欲求师支遁寻。

朱超范渔浦赓兴(图12)

九十一天姥山1

苍然叠嶂恐无穷,天姥层峦气象雄。

关韵身依青岭外,敲诗端坐白云中。

银河半落难停雨,烟雾初开自会风。

昔日谪仙曾入梦,归来大醉与玄通。

九十二天姥山2

刘阮逢仙鹤语难,不知身在白云端。

人间初月千峰寂,物外斜阳万壑丹。

百里烟霞方觉异,一天星斗始生宽。

当时谢守高吟处,无限风光画里看。

九十三国清寺1

但凭智者立天台,名刹云峰古翠埋。

自有嘉名至高绝,当逢圣祚始初开。

苍藤岂是无根活,仙草还应有种栽。

欲步松门国清路,沧桑可以问隋梅。

九十四国清寺2

林岚深处聚高僧,孤耸天台一建瓴。

野衲驰心国清寺,骚人照影月明庭。

沧波不隔三山静,佛法遥传四海宁。

已遣鉴真临日出,大千世界好通灵。

九十五石梁1

窈窕山川锦字描,九天抖落月中潮。

飞流白练悬空壁,横卧苍龙架石桥。

赏瀑亭前怒雷动,昙华阁上篆烟销。

匡庐雁荡难堪比,天下奇观别样娇。

九十六石梁2

俯视天台景乃新,银河直下落瀛滨。

高悬飞瀑三千尺,怒引奔雷十二辰。

两道湍流应骇世,一帘罨画已传神。

重游又作吟中驻,只怕丹青写不真。

九十七琼台1

水复山重一径开,纵云跨鹤有仙来。

波横蓬岛流光漫,雪映琼冈曙色催。

五岳烟霞吟不足,三山洞穴叹无媒。

既然景比桃源绝,佳韵何须太白裁。

九十八 琼台2

已有猿声耳际啼,凡尘欲涤入灵溪。

龙楼风阙无心恋,仙谷琼台有意栖。

清气氤氲添诱惑,天机玄妙自痴迷。

王乔放鹤情相似,一啜新茶日落西。

九十九天台山1

雾漫灵台翠黛迷,飞来烟雨落晴溪。

泉多流石凭猿浴,松老依云任鹤栖。

对峙双峰悬白练,光临七佛启红霓。

千层恐是孤高地,落墨淋漓欠整齐。

一百天台山2

天台山水堪明秀,异境霞光恐绝俦。

莫说云峰凌万丈,却遗古物傲千秋。

羲之墨迹今犹在,太白书堂昔尚留。

欲啸清风吟好句,登高可以逐青牛。

朱超范渔浦赓兴(图13)

一百零一赤城1

虽说高标玉宇宽,赤城霞起杳难攀。

昙猷隐隐堪无觉,道济悠悠了不关。

若许气清孤鹤下,曾当悟谈五云间。

欲缘活佛凭公道,踏雨芒鞋耐苦艰。

一百零二赤城2

非是蓬莱不住家,谪仙乐伴赤城霞。

文扬萧察昭明雅,塔耸梁妃玉笛斜。

僧侣禅时方掩卷,云林归处便吹笳。

长留籍籍清风在,好使人间漫绛纱。

一百零三华顶1

琪花玉树岂骄奢,云锦杜鹃红压霞。

路转千重满松色,峰藏百叶裹莲华。

霜清讲寺闲吟雪,风拂茅篷静试茶。

智者宗师承法统,长持锡杖着袈裟。

一百零四华顶2

欲攀石径上清冥,境界高临最上层。

华顶寺前沧海望,拜经台上白云淩。

苍松绕岭栖轩鹤,翠竹当空伴古僧。

钟磬声扬初夜远,犹看眼底月轮升。

一百零五双涧1

万松夹道自疑猜,碧浪回澜启怒雷。

烟水皆从双涧去,云峰始自九天偎。

寒岩带雨遗青霭,幽树含风漫绿苔。

古刹凌空宜作伴,流霞绕塔可衔杯。

一百零六双涧2

尚忆清吟曾对酒,怡然登览共周游。

青云无数五峰漫,碧水有情双涧流。

方外仙缘诗未尽,人间风景画难求。

谁言拟与春长住,塔影岚光可与俦。

一百零七寒岩1

遥望流光沐梵宫,残云暮磬度溪风。

洞天未断纵横势,福地犹偕内外融。

但得寒岩照明月,更期深谷倚苍松。

悬崖籍入神仙境,会伫烟霞浩渺中。

一百零八寒岩2

潜真有子石床怜,敢逐浮尘近百年。

足信登临青嶂外,亦知站立白云边。

霞深倦鹤当栖树,洞古蛰龙宜入川。

欲涉清溪照疏影,寒岩百仞卧神仙。

一百零九断桥1

崔嵬应胜钓鱼矶,欲假清风半掩扉。

峡接断桥人独立,水连卧柳鸟相依。

孤云恋石因常驻,绝壁萦风恐会飞。

造化原来天赐力,周围绝秀识玄机。

一百一十断桥2

红尘系念此心连,修炼琼台忆八仙。

流水断桥人不渡,淡烟隔岸柳相牵。

山间古寺松风地,雾外寒钟筠雨天。

因采青茶常涉浪,如今可有子猷船。

朱超范渔浦赓兴(图14)

一百十一高明寺1

石径横斜问所之,山僧欲与白云期。

圆通洞里何堪识,般若台前了不知。

决答文殊应有答,腾疑弥勒恐无疑。

再来智者释迦意,薪火传灯诵。

一百十二高明寺2

金台远眺入灵溪,丹照清修月可梯。

梵唱悠音宵未尽,诗吟逸意日初低。

层峦霭渺怜新梦,高阁虚凌感旧题。

若是红尘参半偈,山重水复恐离迷。

一百十三南山1

黄南古道入清秋,胜景应当可卧游。

且减斜阳千种意,莫添明月一堆愁。

心清始觉红尘倦,身累犹迷绿水幽。

得寄青云对渔父,龙潭可否泛轻舟。

一百十四南山2

因缘有意遁林泉,独酌何堪一味禅。

东海无尘迎玉佛,南山有道聚灵仙。

莲花落地通清气,秀色升天绕瑞烟。

欲上高巅观叠瀑,便知万象夹溪沿。

一百十五桃源1

闻说桃源好隐沦,松轩竹栋近仙邻。

林中风雨虽堪逸,洞里烟霞不失真。

陶令门前明月夜,谢公庭上艳阳春。

青云醉卧凭闲梦,光景应当宜避秦。

一百十六桃源2

阮刘佳话实难模,恨不逢仙与道俱。

日落峰回松色暗,月升林茂竹光孤。

无心幽洞窥纹豹,有意深山听鹧鸪。

绝景良辰堪枉顾,从来柯烂觉须臾。

朱超范渔浦赓兴(图15)

一百十七万年寺1

凭高雾碧绕崚嶒,天姥岩头户不扃。

三井潭深三秀绝,万年寺古万山宁。

当宜倚竹齐心法,可以偎云养性灵。

恐是谈禅堪寂寞,如来遣客下青冥。

一百十八万年寺2

梦入玄真落莽苍,悠然有意叩禅房。

庭中郁桂花添锦,叶底流莺句转簧。

衲客燃灯松色静,山人煮茗竹光香。

滿寺幽云关不住,清泉流出素波长。

一百十九螺溪1

云林勒石记曾经,迭出高僧炳上灵。

几朵行云来有意,一条流水去无形。

岩中古洞青猿卧,谷里苍松白鹤停。

闻说螺溪传教院,磬声夜半到苍冥。

一百二十螺溪2

智者清溪养巨螺,天涯芳草涧边多。

岩头古树巢青鸟,壑内寒流洗绿荷。

细雨何妨三井落,深云拟与一峰驮。

风光此处能迷客,会有金鸾唱释迦。

一百二十一铜壶滴漏1

丹霞漫岭藏金阙,白练涵天伫玉壶。

渐出三山残雪冷,将凌一汉片云孤。

溪声瑟瑟知人意,怎奈装痴失故吾。

一百二十二铜壶滴漏2

灵源一脉确难求,只愿银河莫暗投。

玉镜无须映风雨,铜壶可以伫春秋。

已埋阴翳无由出,会压嚣埃不复浮。

涉水当询赤松子,冠缨洗濯可消愁。

一百二十三鸣鹤观1

百折丹梯驻紫霞,金庭风冷月轮斜。

支公放鹤知音少,老子骑牛逸趣加。

竹外仙人堪对酒,松间道士亦熬茶。

千年若问谁长寿,拟种蟠桃可放花。

一百二十四鸣鹤观2

方士炼丹曾此居,苍山影里见仙区。

一泓碧水浮金阙,百里青天落玉壶。

夜宿必多云鹤梦,晨行还次洞猿呼。

吹笙不尽风流兴,归去来兮一棹孤。

金缕曲·渔浦

骚客临渔浦。寄烟波,东风屡顾,会春停驻。乌喙谈兵遗史迹,谁识姑苏囚虏。西子隐,长留胥怒。幽岭丹霞浮白鹤,看苍江夜月明如许。逢野衲,共渔父。 斜阳渐落千山暮。忆当年,问津天堑,只凭官渡。寻得秦皇驱山石,好筑唐时诗路。吟咏事,当追李杜。向海云帆何时济,况东方拂晓晴光吐。吹玉笛,唱金缕。

朱超范渔浦赓兴(图16)

简介朱超范:号於越散人,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浙江诗词与楹联学会理事,杭州诗词楹联学会副会长,野草诗社副理事长,鸿雪诗词顾问,中华诗词创作研究院特聘研究员。自幼酷爱诗词,吟读不辍,近年来,相续著述《凤岭吟笺》《湘湖行吟》《湘湖风韵五百咏》《西湖拾韵五百咏》《钱塘龙韵五百咏》《浙东唐诗之路渔浦五百咏》《砥砺吟行》《於越散人吟草》《秋声吟稿》《四时吟稿》诗词十部。作品散见于《中华诗词》《对联》《诗国》等刊物及”学习强国”、光明网、中国国风网等媒体平台。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朱超

朱超(生卒年不详)仕梁为中书舍人。原有集,已散佚,今存诗十余首。

网友评论

相关推荐
在旗杆高度的设计也变为了32.6米,所以28.3米的距离就是这样得来的,国人一定要牢记 CPA考试大反转,考题比考场还偏,今年的经济法考试,出题人给考生们挖了不少坑,会计考试一直也是难度担当 在职研究生是不是学历? 清华经管学院举行纪念陈岱孙先生诞辰120周年献花仪式 看着狗狗好像没啥反应一直在吃辣条,不行要流口水了,狗狗看着金毛狗狗的举动 养宠经验,究竟能不能给金毛吃人的钙片 这位女主人和她的狗狗金毛在干嘛呢,学霸金毛一点就通,做起姿势毫不含糊 龙门石窟研究院共同承办,瘗窟考古清理的新发现6大重要考古成果 看哈士奇被埋在沙子里的懵圈表情,为什么要弄个乌龟的形状,狗,你到底在笑什么 CPA出考常常爆满,各地注协陆续发通知,我这个准备弃考的又回来了 从古至今,有了前车之鉴,我们都会填上汉 要问音乐艺考什么唱法有优势,没有哪一种唱法最占优势 尊似乎更像是鼎的配角,走下祭坛走上餐桌 2021国家公务员考试申论技巧,应用文写作这一类的题目 没零食吃,不开心地跑到花园中生闷气,二哈的内心戏真的很足 尤其是财管,今年战略难到呼吸困难,2020注会考试最纠结 被一群微笑天使宝宝萨摩耶盯上是啥感觉 不是破,就是斩,楼兰,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邺架轩,作者面对面23期,在明明德,拷问教育如何是好——大学的功能 千万不要把金毛和哈士奇一起养
更多精彩
  • 而且把一名台方人员打成脑震荡,身为外交官能打一点很合理

    而且把一名台方人员打成脑震荡,身为外交官能打一点很合理
    典型的贼喊捉贼今天据环球网报道:有台湾媒体称,台湾驻斐济商务办事处在10月8日,举行了所谓的“双十国庆酒会”有两名中国大陆驻斐济大使馆的外交官“闯进现场拍照”不仅不愿意离去,并且“动手打人”而且把一名
  • 木塔修缮为何“议而不决”?

    木塔修缮为何“议而不决”?
    从有关方面决定启动应县木塔修缮大计算起,已经过去29年。然而时至今日,修缮方案始终没有落地,更别说启动一个实实在在的维修大计。木塔修缮“议而不决”催人反思之处颇多。一是重视不够。应县木塔属于世界级建筑
  • 那么同样的情况放在古代世家大族中,若是遇到长子去世的情况,长孙和次子谁的权利更大呢

    那么同样的情况放在古代世家大族中,若是遇到长子去世的情况,长孙和次子谁的权利更大呢
    那么同样的情况放在古代世家大族中,家产又该如何分配呢?若是遇到长子去世的情况,长孙和次子谁的权利更大呢?别急,且听笔者慢慢道来。首先我们要了解一下何为“嫡长子继承制”所谓“嫡长子继承制”其实是“宗法制
  • 玄奘,成为大唐天下里第一个偷渡的思想者,上

    玄奘,成为大唐天下里第一个偷渡的思想者,上
    文化的刘刚/文从庐山到天台山,有一条唐诗之路,那是李白诗的活动空间。从“飞流直下三千尺”到“天台四万八千丈”李白如天外飞仙。他的诗就像大鹏鸟,化作长风,吹度玉门,直抵天山,从“十步杀一人”的侠客行,到
  • 徒弟范曾的名气越来越大,黄永玉的作品,指着沈从文说道,后被另一位师父李苦禅逐出师门

    徒弟范曾的名气越来越大,黄永玉的作品,指着沈从文说道,后被另一位师父李苦禅逐出师门
    古语有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哪怕只是教过自己一天的老师,也要像对待自己的父亲那般,一生尊敬他。故而我们用“师父”称呼老师,它远比“师傅”二字更有情感色彩。他叫范曾,乃中国当代大儒、国学、书画巨匠
  • 不断发现早期仰韶文化时期的丝织品

    不断发现早期仰韶文化时期的丝织品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养蚕缫丝的国家。随着张骞出使西域,打通了陆上中西通道,色彩艳丽、质地轻盈的中国丝绸远销中亚、西亚、欧洲等地,成为当时中西文化交流的重要方物,也是世界眼中古老东方文明的重要象征。值得注意
  • 中国历史上有八圣,其中七圣最为出名,为何只有剑圣籍籍无名

    中国历史上有八圣,其中七圣最为出名,为何只有剑圣籍籍无名
    圣人指的是知行完备、至善之人,是有限世界中的无限存在,总的来说,“才德全尽谓之圣人”所谓“圣人”上左有“耳”以表闻道,通达天地之正理;上右有“口”表以宣扬道理,教化大众;下边的“王”代表统率万物为王之
  • 越南,仿佛一个缩小版的中华帝国

    越南,仿佛一个缩小版的中华帝国
    顺时针研习历史,逆时针解毒世界穿越剧其实可以考虑拍拍古代的越南。其实翻开越南历史,细细查看,你会发现这个位于东南亚的南方邻国,曾经与我们如此相似,仿佛一个缩小版的中华帝国。- 越南也独尊儒术 -文化圈
  • 这些话传出去,宗冥,上

    这些话传出去,宗冥,上
    接下来的数天时间,山涧的溪畔变得极为的热闹起来,上百名弟子每日都是按时的聚集在这里,而且周围还有着诸多弟子跑来围观。而周元每日便是抽出一些时间,帮助众人打通窍穴。不过由于人数不少,所以即便周元有着破障
  • 这也就是所谓的梧桐一叶落,天下尽知秋

    这也就是所谓的梧桐一叶落,天下尽知秋
    梧桐叶黄,天气渐凉,走在路上的我不禁裹紧了外衣。实际上,“梧”和“桐”最早是两种树,“梧”是梧桐(Firmiana simplex)而“桐”则指泡桐(Paulownia spp.)《诗经》中有“凤凰鸣
热门标签